唐朝有一个宰相叫做韦处厚,我们之前曾经讲过他的故事。

韦处厚年轻的时候,在开州做刺史,也就是今天的重庆市开州区。按照现在人评价,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教育局长,这种说法,当然有点夸张,但是,他的确很喜欢兴建教育,所以当时很多牛人都去过他那边游学。

有两个新科进士,听闻他的名气,也去他那边访问。这两个人,一个叫做李潼,一个叫做崔冲。

这两个人在韦处厚那边住了一个多月。又来了一个武将。这个武将可了不得,他其实是一个相术师,业余是研究面相的,所以他也跟这些文官玩一起。

这个武将看见李潼,就跟他说:“你要小心点,你脸部左下方有黑气,这个地方按照十二地支的相法,属于寅宫,寅为老虎,你要被老虎伤害。而且是三日内就会有难。”

当然这个武将也就是随便一说,其他人跟他也不熟悉,也不太信。我们生活在刺史的衙门里,哪里来的老虎?何况是进士贵人,怎么可能会受老虎的伤害?这事情就好比在21世纪的今天,有个清华教授被老虎给咬了,这可能吗?所以都只当他在说笑。但是李潼无缘无故被这么一说,心里肯定是有点不高兴的。

这个武将毕竟还有工作,也不能天天陪玩,很快就告辞走了。韦处厚请这两个进士去寺庙游玩散散心,不要想那些事情了。

一行人从寺庙出来,天色已晚。李潼走的比较快,下山走在前头。崔冲落在后面。他一急,就喊李潼:“待冲来!待冲来!”意思是说李潼你等等,等我崔冲过来啊!

李潼是个南方人,方言里面待就是大,待冲就是大虫。他听成了大虫来,大虫来。他本身就想着老虎的事情,一听,啊?大虫来了!吓得他赶紧就跑。

有道是上山容易下山难,他慌里慌张往山下逃,一不小心踩空,咕咚一下咕噜噜滚到山脚下,直接昏死过去,被人抬回去,过了好几天才康复。

这时候武将又来,看了他就恭贺说:“李君的灾难已经过去了!”

这时候大家才知道,原来所谓老虎的伤害,并不一定是真正老虎的伤害,而是说,因为老虎的原因,而造成的伤害。

他的脸上,跟寅位有关,所以代表老虎,但是是跟老虎相关的各种可能,比如说听见老虎被吓到了,或者看到老虎的画像被吓到了,诸如此类,也都可以理解为是老虎的问题。

(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少微神秘事务所;作者:大老师)


为感谢大老师提供优质内容

特奉上大老师二维码

有需要的朋友可以扫码添加



加入海易洋的国学交流群

不定期群内福利等着您,免费占卜等

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

海量国学知识与您分享

欢迎大家同时关注我的抖音号

共 0 条留言

您的留言

点击/扫码关注小程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