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衡水故城县,有一个镇叫郑口镇,此处在河北和山东的交界线上,又正是京杭大运河的路口,在明清漕运期间,是一个交通要津,古代有“小天津”的称号。 

在同治年间,这个镇上有一个大户,利用运河交通便利,人口往来多,赚到了很多钱,但是他有财有势,无恶不作,大家都敢怒不敢言,只能背后悄悄骂他。天长日久,他的真名都没人喊了,只知道他的外号“卢灰粪”。意思是说他跟堆肥的粪堆一样,又脏又臭,无人敢沾。 

能跟他掰掰手腕子的,只有跟他类似的土豪劣绅。这个镇上,还真的有这么一个小土豪段明,他也是利用运河的便利,贩卖私盐,同时还有很多盐客、江湖人士之类在他家聚赌,他做个庄家,赚的也不少,所以不把卢灰粪放在眼里。 

卢灰粪看得眼红,也想来分一杯羹,想让段明的赌场给他一些股份,段明不肯,因此卢灰粪没事就去找他麻烦。 

段明忍无可忍, 某天情绪激动,动起手来,气愤之中,一脚把卢灰粪踢死了。 

话分两头,卢灰粪的一个邻居,那天正好出门去探亲,住在亲戚家,他亲戚家在二十里外的王村,王村里面有一个人,是卢灰粪的外甥。 

这个邻居大清早起来,就看到卢灰粪头上裹着个白头巾去了他外甥家,邻居跟他打招呼,他还回头点了点头,但是没说话就进门去了。 

邻居回到郑口镇,听镇上传的沸沸扬扬说,卢灰粪被段明打死了。邻居说胡说八道呢,我早上还看见他去外甥家了。 

别人带他去卢家一看,果然卢灰粪死了。邻居心里纳闷,又回王村一问,原来卢家外甥家里,早上生了一头牛,牛额头上还有白色的痕迹,好像毛巾一样。这才知道,是卢灰粪死后变成了牛啦! 

外甥知道了,连连感叹,因为这个舅舅虽然有钱,但是贪得无厌,天天骗外甥的钱,每次都耍赖,赌咒发誓说,等我死了变牛还你。结果果然变成了牛。 

但是外甥倒是一个好人,知道这是舅舅变的,也不让它耕种拉车,反而经常带着牛出门去玩,宛如宠物一般。 

某天外甥牵着牛去赶集,把牛拴在一边自己去做买卖。等到要回去的时候,牛突然疯了一样冲到一个卖碗的那边,又顶又踢,把碗打的一地稀碎。 

外甥急的没法,大喊:“舅舅啊,你在生处处害我也就算了,怎么变成牛还要害我呀!” 

卖碗的问清楚原因,说:“没事没事,我欠卢灰粪一万钱,还没还。既然牛是他变的,那我们算算打破了多少,先把账抵了,你再赔我剩下的钱就行了。” 

等一算出来,恰恰就是一万钱。卖碗的也惊讶了,算了算了不用你赔了,就当我还卢灰粪的钱吧! 

奸诈小人,斤斤计较,哪怕自己变成了畜生,也还依然不忘人家欠他的钱呢!

(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少微神秘事务所;作者:大老师)

为感谢大老师提供优质内容

特奉上大老师二维码

有需要的朋友可以扫码添加



加入海易洋的国学交流群

不定期群内福利等着您,免费占卜等

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

海量国学知识与您分享

欢迎大家同时关注我的抖音号

共 0 条留言

您的留言

点击/扫码关注小程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