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朝咸丰年间,有两个翰林,一个姓冯,一个姓张,一起被派去湖南主持科举考试。冯翰林是正主考,张翰林是副手。

冯翰林是一个老派传统的人,言必称古语有云,因果报应,每天挂在口头的就是,考试这个事情,要有积德才好,没有德行的人,学问再好,老天也不让你当官;有德行的人,学问差一点,也不妨做个闲职官养老嘛,所以老天也会让你中的。

张翰林年纪比较小,是个新派比较西化的人物,就不太相信因果这些事情,每天还嘲笑冯翰林迂腐迷信。 

为了破除他的迷信观点,叫他要相信科学,张翰林决定捉弄一下冯翰林。 

怎么捉弄呢?主考官要负责阅卷,张翰林先出去躲起来,让冯翰林阅卷,他躲在暗处,看冯翰林阅卷到一个人,文笔拙劣,扔去了废卷堆里。张翰林就故意“铛”的敲一下,装作是鬼神示警。 

果不其然,冯翰林大惊,以为沧海遗珠错过良才,赶紧把卷子拿回来细阅,但是这试卷的确不行,于是就把它扔回去。张翰林看见了,又是“铛”的一声。 

如是再三,冯翰林仰天长叹,算了算了,这个人文才虽然差,但是一定积了阴德,所以鬼神庇佑他,国法不可废,鬼神不可违,姑且取他最后一名吧。于是取过笔来,填上,取生员孙德荫一名为最末举人。 

阅卷完毕,冯翰林跟同僚说这件事如何如何神奇,张翰林暗暗好笑,站起身来说:“冯大人,请你原谅,这不是什么鬼神干的,这是小弟故意捉弄你,暗地里敲钟吓唬你的。现在你还相信什么鬼神因果吗?世上的事情,都是人为,怎么会有什么鬼神?” 

冯翰林正色问:“真是你做的吗?” 

张翰林说:“是啊!” 

“这样说来,更见得鬼神的事情是千真万确的了!” 

张翰林傻了眼,这怎么说? 

冯翰林说:“老弟你是翰林清贵,朝廷命官,为何无缘无故为这个孙德荫敲三次钟?” 

张翰林眼睛一白:“我安徽人他湖南人,素昧平生,不过偶然而已,能有什么原因?” 

冯翰林说:“就是因为不相识,才见得鬼神造化之妙啊,你们要认识那不就成舞弊了?不信把孙德荫叫来,一问便知。 

那孙德荫还在庆幸呢,本来要名落孙山的,怎么稀里糊涂中了,一见有人来叫,未免心中忐忑,以为是他的试卷有问题要剥夺他的考中资格了。抖抖索索走到官衙,却见主考官很是和蔼,问他:“孙德荫你是哪里人啊?” 

孙德荫回答说:“学生祖籍安徽,后来迁居湖南,是在湖南出生的。” 

冯翰林问他:“那你安徽还有亲人吗?” 

孙德荫说:“原籍的祖父母去世了,父母在湖南,安徽没什么亲戚了,但是有一个故交在安徽,以前倒是经常来往的,这个故交说来也奇,好像一段故事。” 

冯翰林问是什么故事。孙德荫说:“这是家父年轻时候去走亲戚,路上忽然倾盆大雨,淋的浑身湿透,在古庙躲雨。那庙里一起躲雨的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,后来又来了一个男的,见女孩子淋湿了身上暴露,起了色心想要非礼,是家父路见不平见义勇为,上去把这个男的打了一顿,又把女孩子护送回了她父母家。因此两家结了一个朋友,经常往来。但是后来父母迁居湖南,千里迢迢,没法来往,所以学生倒是没见过这门亲戚。” 

说到这里,张翰林脸现愧色,连忙下座给冯翰林作揖说:“老兄年高见广,确实一点不错,小弟现在胆战心惊。本来是想破除因果的,哪想到冥冥之中已经受因果支配。孙德荫说的这个女子,原来就是家母。小弟只听说母亲年轻时候有这样一段经历,一直未见其人,没想到冥冥之中,老天假我之手,给予了报偿,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! 

在座之人听到,无不悚然,更加敬佩冯翰林的慧见卓识。



(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少微神秘事务所;作者:大老师)


为感谢大老师提供优质内容

特奉上大老师二维码

有需要的朋友可以扫码添加



加入海易洋的国学交流群

不定期群内福利等着您,免费占卜等

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

海量国学知识与您分享

欢迎大家同时关注我的抖音号

共 0 条留言

您的留言

点击/扫码关注小程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