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沧州有一个叫吴桥的地方,有一个姓郜的人,他在吏部做官,吏部古称天官,所以大家都叫他郜天官。

吏部是六部之首,掌握天下官员任免,郜天官的事业肯定是不用愁了。但是他心烦的地方是,自己四十多岁,还生不出孩子。好不容易五十来岁,老婆才怀孕生了一个儿子。

老来得子,自然珍爱如掌上明珠,但是这个小孩生下来又有一个毛病,每天从早到晚,哭个不停。人家孩子哭累了还会睡觉,这孩子不累,哭一整天。哭的天官老爷都心烦。

生下来三天,丫鬟给夫人倒茶的时候,不小心把茶杯摔碎了,别的孩子受了惊肯定哇哇大哭,没想到这位小公子,不但不哭,还嘿嘿直笑。

郜天官灵机一动,掌握了好办法,以后孩子一哭,就叫人摔茶杯,果然一摔就灵,孩子就不哭,仿佛他就爱听这个摔杯子的声音。

天官宠这个孩子,专门叫人去江西景德镇,定了几船的瓷器过来,就让他每天摔了玩。

等孩子长大成人,每天都结交一些狐朋狗友之类,天天下馆子,吃饺子。古代是过年才有饺子吃的,他天天带着人吃饺子。还只吃饺子馅,不吃饺子皮。

天官愁的了不得,给他结了婚,希望他能收心。他的岳父也很客气,说,我女儿娇生惯养的,虽说按道理老婆该给相公做鞋子,但是小女实在不会做,这样,我定了一家鞋铺,你去鞋铺里面拿鞋子,我去结账,就算小女做的了。

一个月过去,岳父去鞋铺里问,女婿拿过鞋子没?鞋铺说,拿了,一百多双呢!原来这人给他所有的狐朋狗友都买了双鞋。从此吓得岳父也不敢给他付账了。

天官实在没有办法,但是幸好自己有钱。于是就开始算账,我这不成才的儿子,就算每天花五十两银子一个元宝,花到八十岁,咱们家的浮财也还够他花的,不至于到需要卖不动产的地步。但是前提是他不能乱花啊,如果这些钱都给了他,那他万一拿去赌博呢?一天输完,我老了以后死了,连安葬的钱都得没有。

所以天官想了一个机智的办法,把家里门口的照壁重新修了一下,做成空心的,里面塞满银锭,外面还是伪装成普通的墙。

天官的想法是,等我死了,棺材出不去大门,必须把门前的影壁拆了才行,那一拆开,不就见到银子了吗?既有我安葬的钱,剩下的也可以给我儿作为以后生活用,不至于贫无立锥之地。

算盘打的很好,但是万万没想到,等天官死了,要出殡的时候,这少爷一看出不去,他也不拆墙,直接叫人搭了一个天桥,从屋里搭到屋外,从墙头越过去,根本没发现墙里的秘密。

等安葬完父亲,他手头没了钱,干脆把房子也卖了,到处瞎混。

天官的算盘本来很好,觉得这些钱够他活到八十岁,没想到这少爷三十二岁,就沦落到一无所有,每天去讨饭为生。

某年张天师进京,见到了这个乞丐,还专门去跟他握了握手。一时街坊都轰动了。因为按传说中,张天师进京,是不会跟平常人说话的,因为普通人里面,哪怕上辈子是人的,都是少数,大多数上辈子都是畜生啊饿鬼啊之类异类投胎来的,天师根本不理他们。何以对这个年轻人另眼相待呢?

张天师解释说,你们有所不知,这个小孩,其实是天上的散财童子转生。他父亲做官一世,搜刮了无数,这些非分之财,必须有一个出路,所以老天派散财童子过来,把郜天官这些非法所得,全部都花出去,让他绝后。

所以古人有句话说:“儿孙不如我,要钱做什么;儿孙强过我,要钱做什么。积财于儿孙,儿孙留不住;积德于儿孙,儿孙享不尽。”这真是有经验的话啊!


(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少微神秘事务所;作者:大老师)


为感谢大老师提供优质内容

特奉上大老师二维码

有需要的朋友可以扫码添加



加入海易洋的国学交流群

不定期群内福利等着您,免费占卜等

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

海量国学知识与您分享

欢迎大家同时关注我的抖音号

共 0 条留言

您的留言

点击/扫码关注小程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