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朝时候,有一个叫韦诜的人。

我们之前讲故事说过,唐代长安城最大的贵族是韦家和杜家。韦诜就是出生于韦氏家族,属于大唐的一流贵族家庭。也因此,他能看得上的人很少。加上他自己的事业也非常成功,官拜润州刺史,润州也就是今天的镇江,在唐朝是江南名城。所以韦诜心高气傲,觉得自己家是非常了不起的。也因此,虽然有不少年轻才俊想找他攀亲,求娶他的女儿,但是他都没有答应。因为他要求门第也显要,人品也好,才能配得上自己的女儿。而一般这些人,要么家世不行,是平民百姓,要么家庭好了,人又不免有点富二代的骄奢淫逸,以至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东床之选。

某天过年的时候,韦诜跟家人们一起上楼远眺风景,忽然看到远处有几个人,在院子里面挖坑埋什么东西,虽然太远了看不清,但是从坑的大小看,分明是一具尸体!

这还了得?大过年的杀人埋尸,这不是重大案件么?韦诜年也不过了,赶紧叫人来侦破,这是谁家的院子啊?

下面人回报说:“这是我们的参军裴宽的院子。”

韦诜就把裴宽叫来,问这是怎么回事?

裴宽不慌不忙,回禀说:“我常常告诫自己说,不能因为收收贿赂而败坏家风。今天有人趁着过年,给我送过来一只鹿,趁我不在,放下就走了。我不能自己骗自己,又没办法退回去,所以把鹿埋在土里,表示我坚决不会收礼。没想到被刺史看到了。”

韦诜表示,好的我知道了。你先回家过年,明天再来,我有一件好事要跟你说。

晚上回去,他就跟夫人说,我一直想给自己找个好女婿,今天总算找到了。

夫人问是谁啊?韦诜说,就是咱们今天在楼上看到那个挖土的人。

第二天裴宽果然来了。夫人之类女眷,就躲在门帘背后偷看,新姑爷是个怎样的人呢。

但见裴宽,身材瘦高,宛如麻杆,脖子颀长,好像鹅颈,脑门光溜,如同鸡蛋,两眼溜圆,好比鱼眼。虽然也不能说是很丑吧,但是这么昂首挺胸,一摇三晃的,实在也跟英俊潇洒无缘。就好像一只水鹳,也就是丹顶鹤一类的那种水鸟披了一层官服,看上去叫人忍不住就想笑。

夫人就不开心了,埋怨老公说:“你说要给女儿找个好对象,我也不反对。但是咱们女儿是没人要了吗?你怎么选一个长这么丑的做女婿啊?这就是你所谓的好对象?跟个鸟一样,以后人家要把我们家笑死了。”

韦诜说:“你知道什么?爱护女儿,就应该给她找一个好人家,让她做德才兼备的大官的妻子,而不是做漂亮的奴才的小君。不然的话,漂亮的人还少了吗?你不要看不起裴宽,他虽然长成这种鸟的样子,其实是相法上的鹤形。所谓鹤形之人,眼垂体细,额粗项长,步阔性柔,昂首视物,黑白分明,这种人虽然看起来孤僻,实际上是一个大贵的格局,以后肯定地位比我还高。

果然韦氏嫁过去以后,和裴宽夫妻非常恩爱,白头偕老,而且裴宽后来的地位,也的确比韦诜要高。安禄山大家都知道,以河北一地引发了安史之乱,是天下有数的强藩,而裴宽,就是安禄山的前任节度使。在天宝年间,重排门第的时候,裴宽被排在了天下第一。


(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少微神秘事务所;作者:大老师)


为感谢大老师提供优质内容

特奉上大老师二维码

有需要的朋友可以扫码添加



加入海易洋的国学交流群

不定期群内福利等着您,免费占卜等

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

海量国学知识与您分享

欢迎大家同时关注我的抖音号

共 0 条留言

您的留言

点击/扫码关注小程序